被作业支配の茶烟

哼哼哼-精神不正常的初二牲desu!)

大概是伽小和淘逗同寝(奇怪的客串增加了)(他们好配我感觉)


大意: 淘哥和伽罗一起睡结果淘哥一醒来发现自己绑了高马尾(他最忌畏自己绑高马尾),他以为是伽罗绑的要揍伽(),也许他想破头也想不到是自己亲弟弟造的孽——


奇怪的客串脑洞增加了——

睡不着又欠揍的一晚(上)

大概有几百年没写文了——


我指用手机写——


菜死文笔——努力想显高大上——然鹅却只是个六年级的孩子——


文里一般不提及人物名字,自我感觉or看标题行事()


巨型私设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重度ooc慎看——!!!!!!


有分上下,下什么时候更还是个未知数可能



  某个晚上,某个房间。


  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床上,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


  睡在外头的少年,隔段时间翻个身,大概又觉得位置不舒服又换个姿势,隔段时间就能听到床板的“咯咯”声和翻被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非常不舒服。


  睡在里头的少年则安分得多——是的,睡在里头的是个坚毅沉稳的少年,但有时候,可以说是极少时候,属于他的那个小角落里,也会发出轻微的“咔咔”声——他没动,只不过是摸黑找到了放在枕头旁边的魔方,凭借着自己会盲拧的优势,在黑暗中拧着魔方,借以消磨睡不着的时间……


  他们消磨时间都尽量小心翼翼,他们都怕吵到对方休息,可,今天晚上是他们两个一起过夜的第一个晚上,可能因为激动,都睡不着吧——毕竟对方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啊!


  过了好久,里头的少年看见,房间雪白的墙壁上,猛的出现一片暗淡的光,在墙上勾勒出他的影子——外头的少年在看手机!


  但平时少言寡语的他没有动,也没有说,可能是出于习惯……


  “现在凌晨一点十三分呢。”


  突然!!外头的少年——带着童音的声音,又稍显成熟,压低着声音——在说话呢!


  “嗯……”


  黑暗中的他,默默地、轻轻地,回了一声。


  “你醒着??!你还没睡吗?!?!”


  随即又转变为惊讶,声音也略有放大。


  “嗯。”


  平静中略带一丝冷漠,而且说的每个字,仿佛都是他感情的精华——这是他平时的说话风格。


  “……对不起,是我吵醒你了吗?”


  不错,在外头的这位,是个善解人意又情感丰富的少(骚)年,他总是这样,也爱说“对不起”。


  “没有,我醒着。”


  干脆利落的回答!


  “哦……”


  接着,陷入一片短暂的沉默……


  “我睡不着……”外头的少年喃喃道,“今晚好难熬!!”


  几秒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骨碌爬起来,床板的“咯咯”声更响。直接爬到角落——里头少年睡的地方,头轻轻地挨着他,有点带坏笑着喃:


  “要不要去隔壁?玩一玩?”


  隔壁房间,早已鼾声大作,里面是那里外头少年,的爱人和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