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 SMOKE

哼哼哼-精神不正常的初二牲desu!)

总算是给画完了_


Pink日常迫害Black

(Pink:只想看Black哥哥能有什么丰富的表情😄)我:你是他黑粉吧)

早安

我家彩朋oc拟人,都在这儿了_

设定我今早赶赶_

最近彩朋oc圈真的炸街一样热闹😅

赠图一堆堆😅

也是挺想给画的)但可恶的学习,作业(倒地)

搞个备忘录叭-

有oc的在下面吱一声(???)

『亲友互动』复仇

其实是我主场拉)(??)

就是最近想在现实中黑化,但黑化不了会被反真实的w

就想在自己的文里黑化)-

依旧是bug众多(尽管已经改过亿遍了悲

有砂仁+暴力+血腥场面,慎看⚠️

出场亲友@13岁 苦练计算(日更 @冷圈没饭吃真的难 

(感兴趣而且有条件的话可续写否)?!艹


————————————————————————————



  “嗨,红包,晚上要出去……做事情么?”茶烟碰了碰正在角落擦拭斧头的红包,微笑着问。

  红包亮了亮斧头:“嗯,当然。”漆黑的利斧在灯下反射出冷凝的灰光。

  茶烟一听,笑得更灿烂:“那太好了!我们今晚一起去做这个人吧,顺便叫上电池咪。”说着掏出一张纸。

  红包抬眼一瞧, 那是张蹂躏得不成样的纸,上面依稀有个人影,似乎是个女的。

  突然,清脆的“哗啦”声令红包吃了一吓——茶烟把那纸撕成两半,再逐渐撕成碎片,再随手一扔。

  飘飞的纸片中,所有人注意到,茶烟的笑容多了几分阴冷,和恐怖。

  深夜,一盏路灯投射着冰冷昏暗的灯光。路灯下,站着个女孩,距她十米开外的地方是茶烟。

  红包和电池则埋伏在女孩身后的墙后,这时她们看清了女孩的样貌:通体樱粉色,扎着双马尾,每个马尾各别着一个水蜜桃发饰,眼睛是梅红色。

  “像个心机婊。”红包这样想。

  茶烟和那个女孩子对视了很久,茶烟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嘲弄的微笑,而女孩则是一脸冷漠与厌恶。

  “好久不见。”茶烟首先开了口。

  “哼!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女孩鄙夷地说,“你这个恶心的家伙。”

   “彼此彼此。”茶烟冷笑道。

  “你又笨又单纯,让我恶心得想吐,”女孩继续说,“我告诉你蠢逼,没有人愿意与你在一起、在乎你,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还会是这样!你终将孤独一辈子!”

  “她怎么这样说?太过分了!”电池愤怒地想。她看向身旁的红包, 红包死盯着那女孩,眼白变成红色,双手紧握着斧柄,看来她也被女孩对茶烟那番侮辱的话语激怒了。

  “是吗?”茶烟的嘴角扬起一个狰狞的弧度,“说话请经过大脑,小妹妹,不然……”

   “会遭报应的。”

  一道灰光闪过,伴随着血液的喷溅声,红包的斧刃染上一片鲜红,女孩的腰部连着内置物,被彻底斩断,上身和下身重重地摔在地上。

  茶烟走上前,拍拍红包的肩:“好啦别生气啦,剩下的交给我。”又对慢慢爬下墙来的电池说:“下身由你处理啦电池咪!”

  她踱到女孩的上身前,微微俯下身,幸灾乐祸地笑:“你看,这不就来了么?”

  “你…!”女孩惊恐、愤懑而艰难地喘息着,腰部的创口仍在汩汩地喷着血。她突然竭尽全力地喊道:“救命…!!”

  结果,接下来就发生了令红包和电池此生难忘的一幕。

  女孩呼救的声音未落,刹那间,茶烟迅速扑在她身上,如同恶魔附体般,用长出利爪的左手擒住她的喉咙,同时用右手把头旁的吸管拉长,粗暴地塞进她的嘴。

  “叫!你再叫!!”茶烟嘶吼着,“我TM我让你叫!臭婊子!”

  与此同时,茶烟那只失明的左眼睁开了,大量蓝色毒液从她的双眼里喷涌而出,如同泪水般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两道痕迹,再一滴滴地落在那个濒死的女孩脸上;不仅是双眼,吸管里也喷出大量的毒液,灌进女孩的嘴里,流进气管和食道,呛得女孩猛烈咳嗽起来。

  茶烟分泌的毒液呈钴蓝色,味道是清甜的,还有一股蓝莓与黑加仑的果香,像美酒那般醉人。可这种美味的饮料触及人体组织,会立刻让组织产生剧烈的疼痛与灼烧感,继而使组织坏死腐烂,并通过血液传遍全身,半分钟后……同理,任何物体要是碰到它,基本上都是这种结果。

  “你与人交往的最终目的不是成为朋友,所以孤独一辈子的是你才对吧!”茶烟冰冷的语气中燃烧着愤恨的烈焰,“我不仅是生理上的瞎子,还是心理上的瞎子,不然当初怎么会因为你这个心机婊付出那么多!”

  突然,她感到一阵疼痛,原来是女孩狠狠咬住了她的吸管。同时女孩欲抬臂,却被恼羞成怒的她一把捏住,随即响起骨头被折断的脆响。紧接着,一大口蓝色毒液从茶烟口中涌出来,直接浇在女孩的脸上。

  痛感渐渐消失,茶烟笑了,露出一口沾上毒液的锋利的牙齿,在灯光下泛着冷凝的光圈:“呵呵,还能反抗,可你要知道,现在谁才是施暴者啊。”

  “你在欺侮像我这样的十几个女孩男孩里,他们是怎么想的,现在,你能体会到吧?只可惜,人生太短暂,生命太脆弱,你只能体会个皮毛,我帮你,送你下地狱,让你,好好体会!!!”

  随着茶烟细思极恐的话语,大量蓝色毒液被释放而且不停地增多,继而包裹住茶烟,形成一个钴蓝色液体球。

  几秒后,它突然剧烈颤抖起来,红包顿时感觉不妙,“嗖”的一下抓起电池与她正在啃食的尸体:“躲开!”并以极快的速度躲到墙后。

  果然,她们很快听见液体喷溅和物体被腐蚀的声音,同时,寂静的夜晚也被近乎疯狂的茶烟为发泄长久以来的怒火而吼出的巨响撕裂。

  墙体很快被腐蚀出一个大洞,红包和电池通过洞往外瞧,茶烟跪在地上,身旁都是被毒液腐蚀出来的空洞。她看上去像是累着了,喘着粗气,失明的左眼闭上了,空气中全是她厚重的喘息声。

  “茶烟?”红包试探性地叫了声。

  她忽然浑身一阵战栗,猛得抬起头来:“啊!红包!怎么了?你们没被我的毒液喷到吧?!”

  看着眼前这个大梦初醒般的绿毛人,她们俩有点哭笑不得:“没有,没有,好得很。”

  “对不起,是我太生气了,”茶烟低下头,“已经好久没有,或者说第一次这么生气,都不知道怎么去驾驭它。”

  红包刚想说声“没事”,茶烟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但是她值得我这么生气。”

  对了,那个女孩!

  她已经被毒液腐蚀得残缺不全,已经无法辨认样貌,只能依稀看到几丝樱粉色;肌肉和骨头暴露出来,殷红的血和内脏混合着蓝色毒液,形成一种半紫不紫的颜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与果香味交织的奇怪的恶心气味,就连酷爱食尸的电池也后退了两步。

  这些我来解决啦电池咪,”茶烟看出她的心思,“毒液对我本人是没有影响的,只是味道不怎样罢了。”

……

  回宿舍的路上,茶烟一脸的轻松,尽管刚才那尸体的甜腥味真的很恶心。

  但红包还是忍不住问:“茶烟,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啊?”

  茶烟偏过头看她,翡翠绿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光:“你觉得呢?”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我是辣鸡-!

“不喜欢我的歌吗?”

“那再见了。”

(动作有参考)

想知道一下——

米娜桑画彩虹朋友oc的时候会写相关游戏设定么?

会给ta们甚至原作的彩虹朋友建一个私设的if线或世界观么?——

(有个孩子最近沉溺在私设彩朋世界观里无法自拔)啊原来是我)

@Co co 太太的oc💛(!)

应该是上网课最后一更-

明天复课就不常来了(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