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茶烟是我)

就,画风经常突变)感觉像个盗图狗但真的不是(跪)

随便脑的小段子~

很草)看看就行)当草稿使了-


非——常多的bug⚠⚠,而且总是写不出成年人互相交谈的那种成熟的味道)我好废qwq

——

——

  黄昏,C公司某办公室。

  “阿麟,收拾一下,准备下班回家了。”蓝发青年指了指对方桌上的一堆文件,说道。

  “知道啦胜郡哥,”被称作阿麟的红发青年饮尽马克杯中的热水,“今天好不容易没有加班,我怎么可能不快点走呢?”

  “我可看不出你想快点走,”蓝发青年穿上大衣,“这不也快年底了吗?咱们高老板和他的潘书记还是很近人情的。”

  红发青年起身整理文件,答道:“近人情?果然摩羯座都是工作狂。”

  这时在办公室里的两人是非常要好的同事。蓝发青年名叫林胜郡,24岁; 红发青年名叫任天麟,23岁。



@吾乃铮凌激推人 QAQ大佬帮我改改😭😭💔

「珺麒」端午小甜饼(?)

*趁着酒兴写的短打甜饼(?)

*重度OOC,bug有⚠️

*祝大家端午安康鸭)!💚💚

*迟到了qwq!!)

*有饮酒成分⚠️⚠️

——————————————分割线———————————————


「一」


  “好啦,可以开始包啦。”珺微笑着瞥了眼旁边迫不及待的麒。

  “好耶!”麒迅速夺过一片艾叶,撕成宽度均匀的长条。珺才刚要把艾叶卷成圆锥状,忽闻“哎哟”一声叫唤,一抬头,麒握着右手食指倒吸冷气。

  珺立刻放下手里的艾叶:“怎么了?被艾叶割了吧?让我看看。”

  “这艾叶怎么那么刺啊,嘶——疼死我了!”麒一边伸出右手,一边大声抱怨着,“珺哥你可要帮我报仇啊!”

  珺“扑哧”一下笑出来:“艾叶就是这样啊,我在学校科艺节包的时候也被割过。我先帮你吹吹,回头我把它真实了,好吧?”

  伤口不算太深,没有流血,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割痕。珺俯下头轻轻吹了吹:“下次小心点儿,你疼我也疼呢!”

  “嗯!珺哥真好!”麒咧开嘴笑了。


「二」


  珺包粽子的技艺不能说很熟练,但也不差。片刻,他已包了三四个。但麒似乎完全不受刚开始被艾叶割的影响,把撕成条的艾叶横竖穿叉,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珺把头探过去:“我说阿麒,你这编中国结呢!还包不包粽子了?”

  “我在包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麒邪魅一笑,脸上飞出两个梨涡。

  珺翻了个白眼,把刚捆好草绳的粽子扔到桌角边。


「三」


  “好了!”麒用手掌托着个方方绿绿的空壳欣喜地喊,把珺吓了一跳。

  “你吓死我了!半天就搞这么个东西啊?!”珺抓了一大把米塞进艾叶中,不满地说。

  “好啦,我不是故意的啦。”麒放下那个空壳,“还有珺哥你直接上手啦?”

  珺漫不经心地答:“有啥关系?我又不是没洗手,上次科艺节我也这样做呢,还被茶烟那家伙吐槽了。”停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阿麒,你帮我把冰箱里那支芥末酱拿过来。”

  麒倒吸一口冷气:“你要放粽子里?!”

  珺的嘴角荡漾起一丝阴笑:“包给茶烟那货吃的。”


「四」


  “哒哒!!”

  麒捏着个绿色方块在珺眼前晃了两下,珺一把抓去,放在手里端详起来:“这什么?”

  “在网上学的‘魔方棕子’!端午限定噢!喜欢吧?”麒笑得比春花还灿烂。

  手里的粽子很紧实,棱角分明,没什么褶皱、缝隙和破洞,都表明麒的技术是很不错的。

  “原来你忙活半天就是做这个,有两把刷子嘛阿麒。”珺淡淡地笑着,“你这做的是二阶魔方吧。”

  被自己恋人夸了的麒膨胀了般:“啊对!”

  “呵呵,不错,我挺喜欢的。”珺笑着把它放在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左耳的红白耳饰“忽咧咧”地跳动。

  麒被这么一激励,干劲儿上来了,顺手拿起一片艾叶:“珺哥我再帮你多包几个吧!”

  “好啊!”珺依旧是淡淡地笑着,如同那艾叶散发着淡淡草香。


「五」


  包好的粽子刚下锅煮,一阵急促又不太客气的敲门声从客厅传来。

  珺的脸色一沉:“……她们来了。”

  麒强颜欢笑地对他说:“我去开门吧!”说着就走出厨房,珺不情愿地跟出去。

  门还未完全敞开,就闻得茶烟豪放的话语:“嗨害嗨!阿麒,学委你们好啊!我们过端午来啦!”

  “‘阿麒’是我叫的。”珺又摆起高冷架子,上前一步拉住麒,语气冷得仿佛置身于奥伊米亚康。

  “好好,是你叫的。”桃子哭笑不得地说。

  “反正全初一(4)班都知道你们是真爱。”瀮白屿抖抖头上的蓝毛,嘴角邪魅地扬起。

  “cnm!”虽然爆了粗口,但珺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尽管他本人明显在扼制。茶烟注意到这个细节。

  麒眼看着亲爱的恋人就要原地爆炸,赶紧打圆场:“好啦珺哥算啦,你们也进来吧,拖鞋在鞋柜里。”

  茶烟:还是阿麒好!

  珺(黑脸):茶烟你废了。


「六」


  三个女同学进屋后,珺和麒、瀮白屿进了厨房把菜端出来,茶烟和桃子在外边摆碗筷。

  珺和麒出来时都看到茶烟在每个人的位子上摆了一瓶什么东西。作为她的冤家,珺杀气腾腾地走过去,拿起一看,竟是鸡尾酒!有两种口味,珺拿着的那瓶是葡萄白兰地味的,酒精度三度,用易拉罐装着。

  “是茶烟买的,”桃子在一旁讪笑着道。

  珺抬头惊诧地盯着茶烟:“你脑子有坑吧?!怎么买这种东西?!”

  “不是端午喝雄黄酒嘛,”茶烟嘴角微扬,平静地对上珺的目光,“但雄黄酒哪那么好找,只能用鸡尾酒代替咯,有点气氛嘛。”

  “不是未成年人不能饮酒吗?…”麒弱弱地插了句,“还有万一被凡哥知道……”

  “度数低,没什么关系吧。”瀮白屿面无表情地走来。

  珺无语地指着她们三个:“真搞不懂你们。”

  ……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吃饭时,五只冒着气泡的易拉罐还是随着”干杯”声碰到一起。


「七」


  鸡尾酒的味道却确实不错,那玫红色的不断冒着气泡的半透明液体,伴随着葡萄甜蜜的香气、些许酒精的气味以及碳酸浓厚的刺激感涌入口腔再通过喉咙顺着食道下滑,灼开一条路。珺忍不住多喝了些……

  “看吧……我说…嗝…你们会喜欢……”茶烟断断续续地说着话,看样子醉得不轻。

  “确实不错……”麒靠在椅子上喘气,应答着。

  瀮白屿慢悠悠地撑起身子,脸红扑扑的:“今天下午……我不卷了…嗝…我要和默黎酱…凌酱,铮酱……去逛街…嗝…阿珺…我能带点你……包的粽子…嗝……回去吗?…”

  ”随便,别拿太多。”

  珺意识到自己可能喝多了,脸有些发烫,反应也有点迟钝,心跳也很缓慢,但冲击的劲儿极大,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想和麒唠嗑一会儿,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麒朦胧的酒红色眼眸,蓝白耳饰静静垂挂在他的耳下,以及他那嫩粉色的脸颊,如同两只软乎乎,肉感十足的蜜桃……

  珺紧盯着他,一个念头从他轻微麻痹的大脑里生根发芽……


「八」


  好不容易把三个烦人的女同学打发走,珺感到一阵畅快。

  他走进卧室,看到麒裹着被子身躺在床上,略显疲倦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闷闷的:“珺哥,我好困好热,想睡一会儿…”

“!好机会!”珺心头一颤,接着说:“我和你一起睡吧。”说着钻进被窝。

  “好啊。”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往旁边挪了挪。

  珺一边往麒身边靠,一边地自言自语:“等下午醒来,我们把那些粽子送给小郭他们,然后带你去逛街……买几个香囊什么的,然后……”他突然不说了。

  麒没听到蓝发少年接着往下说,睁开眼:“珺哥,你…唔?!!”等他反应过来,珺几乎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关键是珺的嘴…他的嘴…!

  草莓伏特加的酒味与淡淡奶香味灌入珺的口腔,充斥着他每一根神经,陶醉与满足感环绕在他身边。贪婪的舌扭动着,触碰着每一个角落。

  “啊!没母的你干嘛?!”麒从床上跳起来,酒醒了大半,脸已由粉红转变为潮红,眼里亮晶晶的。

端午安康。









@双杨和茶烟的狗 我昨晚做了个神奇的梦😨😝

我们去军训,那里的宿舍贼难找,而且男女宿舍混搭,结果😂。。。

@瀮白屿  

是模板,珺麒我永爱!!!

涂指甲油的梅花十三珺哥是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了一个多小时写的(

是乐姐前两天写的关于我们班长的全员狗带设,我给写了个后续😂

班级同人的创作好香啊😍

@我不就是fw吗? 虽然这个和我要点的没什么关系但也可以参考一下哈😄

家人们我活了🌚


p1~2是我亲爱的瀮白屿大大(其实是我好基友就是乐姐,她大概过一个星期会来LOF吧😂)产的珺麒饭!!!!

(这个是我私设的全员狗带是一篇文大概考试考完写现在有和乐姐一起构思,这是她所构思的结局(所有人都活过来了,但只有珺死了))

这是她写的然后我抄下来还做了一些修改这样的😂

p3~5是我按她写的画的图


我亲爱的珺麒终于有人产了wwww!!!

瓦塔西又来自割腿肉🥩来了😂


p1是麒珺!

p2~3是性转😋


有人画他们吗?!!老子好饿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