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烟(初三狗版

不常上线了,

被揭开的伤疤(2)

  是你们吗?在那零散纷飞的童年回忆中?——题记


  “真是件怪事呢。”茶烟这样想着。


  这几天,她看到镝玮似乎特别兴奋,比以往兴奋得多,甚至莫名觉得这兴奋很真实;而且,他平日里那双空洞的暗淡无光的眼睛,居然也有了亮光。


  懂点心理学的茶烟觉得,这家伙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高兴事儿。


  果不其然,今天晚上放学时,茶烟看见熙攘的人群中,镝玮朝一个身影飞奔而去。


  那身影,与上次去他家,看到的那个相框里的水蓝色男孩十分相似。镝玮与他见面后,先是把他抱起来连着转了好几个圈,然后与他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校门口。


  茶烟想跟上去看个究竟。毕竟只用右眼的视力,而且相隔较远,看的肯定不太真切。完美主义的她想验证自己的猜想,于是快步跟出学校。


  但,跟着跟着,居然跟丢了!


  茶烟心生奇怪,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了几步,迎面走来两个少女,看起来与她差不多大。


  “天要黑了,今晚要睡哪呀?”其中一个酒红色少女有些忧愁地说。


  “唉,身上的钱也不够用了,我再想想办法吧。”另一个莹蓝色少女摸了摸口袋,“算了,先解决晚饭吧,你要吃什么茱炽?”


  茱炽?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茶烟心生疑惑,此时,两个少女从她身旁擦肩而过,她回头张望,那个莹蓝色少女的莹蓝色,似乎也与自己下身的莹蓝色十分相像。


  “额,你们……”


  茶烟鼓起勇气叫住了她们。


  两个少女回头,眼里尽是惊讶。


  “是要去吃饭吗?”


  ……


  一家不大但很整洁的饭店里,靠窗的那个位置,坐着三个少女。


  桌上摆着几盘菜,还冒着白乎乎的热气。但谁也没有动筷,也不说一句话。


  茶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勉强笑了笑:“你们……吃呀,我……请你们的。”


  两个少女看了一眼茶烟,有些拘谨地拿起筷子,尽力克制住自己的饥饿,不让自己的吃相给这位所谓的陌生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茶烟并不饿,她只是看着她俩。良久,才说出一句话:“其实,我觉得,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们。”


  两个少女停止了咀嚼,抬头盯着茶烟。茶烟有些不好意思,随手抽了张餐巾纸,把脸上的蓝色毒液擦干净。


  “啊,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你有些地方像我们妹妹,你觉得呢茱炽?”天蓝色少女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问身旁的酒红色少女。


  她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


  “是吗?”听到这话,茶烟好像觉得自己在那已经忘却得所剩无几的过往记忆中,什么时候也是个妹妹。


  她随口问了句:“那你们妹妹叫什么?”


  “茶烟。”


  不会这么巧吧?!


  两个少女见茶烟呆在那儿,连忙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突然,手机铃声冷不防地响起来,茶烟拿起手机一看,是红包发来的一条语音。她在两个少女的注视下点开那条语音。


  “茶烟,你在哪儿呢,放学之后就没找到你,要杀人也不是这时候去杀呀,赶紧回来。”


  茶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两个少女的目光。


  “你……你也叫茶烟??”酒红色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


  茶烟颔首。


  “所以,你们是……茉炣和茱炽?”


  ……


  “马上回来,还有,我找到了……我那两个在我小时候,为了保护我而死去的姐姐。”






OMG散段好多

(又是一次考古行动)

p1好像是初一时候画的羊设

p2我家Wing Wind的全身图(没画完)

p3是Yoggy,Yogurt的弟弟( )

p4我家大美女Ink Cup!!!!!

p5好像又是亲友互动(?)应该是茶烟跟红包他们初次见面(还误被腰斩了的)(努力回想ing)

p6是年初玩的怪游戏用的道具(没做完😅)

[亲友互动]那什么探讨生物作业(后记)

*没错有后记🌚

*但下篇过不了审(这样看就知道为啥了吧🌝也是没法子的事)

*这篇同样是讲些非常炸裂的事情,慎看⚠️⚠️⚠️

*出场亲友@红包。 @已崩溃的电池咪 


————————————————————


  第二天早上,入眠曲老师随着尖锐的上课铃走进高一五班,乱哄哄的班级渐渐安静下来。他环视了一下班上的同学,随即慢吞吞地从包里拿出花名册,仔细看着,开口道:“今天,给大家演讲生物报告的是……”

  班里出现了一些骚动,隐约可听到“学委”、“英语课代表”两个词。镝玮兴致勃勃地朝茶烟看了一眼,但茶烟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手中的报告,似乎什么骚乱都不能扰乱她的思绪。

  好像看到她表情有点不对,镝玮突然这样想,可能是太远看不清吧。

  “镝玮和茶烟同学。”入眠曲老师抬起头,大声宣读了这两个名字。

  两个人站起来,在一阵不冷不热的掌声中走上讲台。镝玮打开之前已经拷在多媒体桌面上的课件,茶烟清了清嗓子,两人合作开始……

  课件尽是些令人心惊胆战和反胃的器官组织照片,以及一些尽可能把专业术语口语化的配文。五分钟后,演讲结束,同学们却还沉浸在惊吓与恐惧之中。

  “不错。”入眠曲老师带头鼓起掌来,“啪啪”的声音把同学们拉回现实,随即教室里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夹杂着“WC”“天哪”“太刺激了!”之类的感叹词,让茶烟有些心烦意乱。

  “照片配的很真实,内容也很具体科学,讲解也挺有逻辑,两位同学合作的很好。”掌声渐息后,入眠曲老师作了简单的评价。镝玮坏笑着瞟了眼茶烟,她只是向老师微微点头表示谢意,除此之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甚至都没有游离过。

  两人回到座位上后,强压怒火的红包听见茶烟的座位传来撕纸声——她在同桌不解的目光下把那份报告撕了。

  只有333号宿舍的成员们明白这是为什么。


  中午午休,镝玮哼着小曲儿路过教学楼墙角,忽然双手一阵疼痛,一个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般的把他塞进墙角中。

  黑暗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散射着死亡之光。镝玮见状,则是不慌不忙地甩了甩被捏痛的手,用他那惯用的悠闲的公子音说道:“哎呀,红包同学,有事吗?你还是像以往那样粗暴呢。”

  “别废话。”红包低沉的嗓音在走廊里回响,“昨天你对茶烟做的事,我们都看见了。”

  “然后呢?”镝玮嘴角轻钩,跟狐狸似的,散发着狡猾的气息。

  “你完了。”三个低沉的字眼一遍遍地回荡在走廊里。


  ((“还嘴硬!看看你!赶紧回宿舍啊!”电池连忙上来搀起茶烟。

  就这样走了一段时间,茶烟的脚力逐渐硬朗起来,她可以自己走了。于是她从红包手里接过自己的勘验箱,道了句“辛苦了。”

  “手机有没有带回来?”红包这样问她。

  “嗯。”茶烟应了声,“干嘛?”

  “还能干嘛?!买避孕药去啊笨蛋!”红包没好气地嚷着,“你不是被那小子超了吗?!你要等着怀上他的崽种?!”

  电池也在一旁嗔怪着:“我说茶烟,你这次怎么这么迷糊呢?从一开始你难道就不会想镝玮会对你做什么事情吗?”

  “啊,好像有……”

  “什么叫好像有?!……诶?”红包转过身去,却看到茶烟貌似有了新状况。

  电池也注意到了,她急忙问道:“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茶烟不小心打了个趔趄,摇了摇头,“他强制进行性行为,我…有点低烧。”

  “好啊,避孕药加退烧药,没个几十块钱下不来,”红包的语气依旧那么硬,“哈,明天就去找那小子报销!”

  “你还能走吗?”电池问茶烟。

  茶烟勉强点点头。

  “那,电池咪,你先带茶烟回宿舍吧,我去买药。”红包的语气不知为何缓了许多,“茶烟,你手机给我。”

  ……

  避孕药和退烧药都吃了,电池准备熄灯睡觉——毕竟已经半夜一点多了。

  “等等。”茶烟突然叫住她,然后从勘验箱中拿出止血钳和纱布。

  “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啊。”红包有些怨气,还有疲惫。

  “采样。”茶烟简短地回答,说着把纱布缠在止血钳上,随即背过身去。

  “你这是干什么?”

  “我无所谓,怕你们接受不了。”

  他们看到,茶烟似乎把大腿往两边撑开,拿止血钳的那只手还在捣鼓着什么。看到这一切,红包作为魅魔的神经被触动,他似乎明白茶烟在干什么了。

  “WC!我知道了!”他大吼一声,“我TM,从没见你这样玩的,这还是第一次!!”

  “啊?”电池不太明白,红包有些颤抖地对她耳语一阵,霎时间,电池的脸烫的可以煎鸡蛋。

  “呵呵。”茶烟冷笑了声,又转回去,止血钳上的纱布沾满了某种粘稠的白色液体,她在红包和电池惊讶的注视下把这截纱布装进一个不透明的密封袋。

  “明天还给他,我不需要这种东西,”茶烟阴森地笑着,“如果这次经历让我进化出什么东西,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叫镝玮的埃里恩涅斯。”))


  “哈?这么炸裂吗?”镝玮似乎有些兴奋,“英代说的‘采样’,应该是指她用纱布把我残留在她yd里的jy吸出来吧?”

  红包全身猛的一颤,拳头的骨节捏得“嘎嘎”直响:“茶烟那家伙做出这么炸裂的事情,你还能说出这么炸裂的话吗?!”

  “当然,我可是镝玮啊,哈哈。”镝玮歪过头,普鲁士蓝的眼眸显得空洞无物,但却散发出一种浮华的戏弄。

  “药费我报销吗?我觉得,我有权拒绝啊,不是英代自己要来我家的吗?来我家必须给我什么东西的,怎么还我还给你们了?”镝玮的语气突然有些正经起来。

  “什么东西,你这要的东西太离谱了。”

  “要什么东西,难道要听你们的?红包同学啊,我真不想跟你打起来哦,上次跟Spring.R那家伙弄的事儿,已经够我受的了,我真不想再第二次摊上跟打架有关的事呢。”镝玮木偶似的神情让红包背后一凉,“你到底让不让我走呢?阿晨还在等我啊。”

  两人这样僵持着。

  “好吧,”镝玮像是累了,话语里少了几分公子气,“我报销三分之一,行吗?”

  红包正想回答什么,眼前的蓝毛鸡仔神情突然变得十分可怖:“你MD放我走!”只听到这句话,眼前一片晃眼的液状金属。

  等到红包拨开那些又软又缠人的东西后,发现那个崽子已经跑远了。

  走廊口有个漆黑的鸟头面具,是入眠曲老师。

  红包起身,渡到那里,拍拍入眠曲老师,一言不发……

  几天后,333号宿舍传出一个消息:茶烟进化出了变成男性的能力。

  真是场糟糕的合作啊。

                                             (后记完)



*好家伙最后面根本不知道在写啥😂



  

  

[亲友互动]占个名不干事儿的人都去死吧

*军训中一件印象深刻的事,

*在这里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经改动)大概是个废稿,找时间弄对话类型的)

*出场亲友@红包。 @已崩溃的电池咪 

_______


  “你们当中有谁会煮饭做菜的吗?”

  教官低沉但洪亮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议论声。

  “只会炒鸡蛋。”茶烟扶额,沉声道。

  “我也不想去。”电池说。

  红包摇了摇头。

  “教官!教官!这个人!他特别会做饭!”“滚啊放开我!”

  前者是带着调皮味道的男中音,后者是有些气急败坏的公子音——是Spring.R和镝玮的声音。

  三人抬头望去,人高马大的Spring.R正拎着一米七不到的镝玮往教官那里送,“我不做啊!”镝玮吼着,挣扎着。

  果晨走过去,对Spring.R耳语一阵,Spring.R翻了翻白眼,放开镝玮。归队时还喊着:“学委天天给果晨炒牛杂吃!信不信由你!”

  果晨的脸微微一红。反倒是镝玮大喊着“我cnm!”追上去,四肢已经变成了液状金属。好在教官及时喊停。

  “教官!我们来吧!”

  队里有个女生,拉着几个朋友站出来。

  很快,又有陆续几个人报了名,然后切菜、炒菜等分工也决定好了。

  


设定(背景)

灰萤石:年龄比南红和钙铝小,比黄托帕大。因为硬度较低(莫氏硬度4),所以会被南红和钙铝保护得更多一点(自己也想变强)

很温柔的孩子,但是面对月人毫不手下留情,喜欢和钙铝一起探讨月人类型这样的。

双眼是小时候被月人拿走的,现在是黄萤石。


南红玛瑙:年龄比灰萤石大,比钙铝小。硬度适中(莫氏硬度7),有一定自卫能力。

似乎生来脾气就很暴躁,平时也常瘫着脸,有着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个战斗狂,有着很大的力气,用的是所有宝石人使用的武器中最重的(一把斧子)最讨厌蓝锥矿发疯(虽然说对他有点内疚)

双眼是被月人的剑弹出去的,现在是红碧玺;身上的一些痕迹是被蓝锥矿的合金腐蚀的。


钙铝榴石:年龄比白水晶和黑碧玺小。硬度适中(莫氏硬度7.5)。

冷静理智,对除了南红和灰萤石之外的宝石人似乎有种威信。有时会参加日巡工作,更多时间是作为医生给队员修补残缺的身体。一听到蓝锥矿发疯马上拿好自己的武器,不论在干什么。

同南红一样,有着磷叶石般脆弱的过往,有些部位的组成不属于自己,所以有点健忘;左眼是为了能更好地提高自己打磨眼球的技术而打造的,是黑水晶(眼白)和蓝坦桑石(眼珠),(同时也是因为被月人拿了)


蓝锥矿:比灰萤石大一岁。硬度适中(莫氏硬度7)

原搭档是比自己晚诞生1年的天河石,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一次新型月人的袭击中,天河石被带走,自己的四肢和双眼也被带走,因此失去大部分的记忆。因为本身材料稀缺,钙铝用合金充当四肢,左眼是红绿柱石,右眼是汉白玉。在钙铝的治疗下开始恢复一部分记忆。

由于失去了天河石,精神开始变得不正常,常常间歇性发病(发病时会透支自己的身体让合金到处飞流的满地都是,还常常把自己身体部位撑裂开),精神正常时看着也是一副有病的样子)

现搭档是黄托帕石,但是感情不好,没什么默契,所以很少在一起合作。


(就先这样吧手机没电了)

p1从左到右,灰萤石,南红玛瑙,钙铝榴石。

p2蓝锥矿。

p3白水晶。

p4黄托帕石。

p5黑碧玺。

“学会释怀”

*不知道是为什么写的😅应该就单纯想看他们互动吧😅

*我是题目废!!!

*也可以当作练笔)

*有用词不当😭,私设有,ooc有😭

—————————————————————


  夜晚,清冷的月光洒在第三医院旁的林间小路上,照亮了镧珺和他身边的一个女实习生。


  镧珺并不想与其有过多纠缠,毕竟前生可是因为自己母亲而死的,他打心眼里讨厌女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时就是会和异性走在一起。


  突然,不远处的树丛中,散发出一股熟悉的气息。镧珺心中一颤,停下了脚步。


  “怎么啦?…”女实习生见状也停下,转头问他。


  刹那间,几根铁签自后方刺穿了那个女实习生的双眼、脖子和胸膛,一股鲜血涌出她的嘴,随即她倒在地上抽搐着,很快就不动弹了。


  “嘿,蒂斯普罗西恩姆!”一个骚气的男音灌入耳膜,紧接着,那树丛中冒出了两个男人的身影。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淡棕红色皮肤,嘴角下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充满杀气,黑色紧身衣绷在身上,使他本就发达的胸肌更加有型。另一个瘦小些,深绿色皮肤,额前几缕头发遮住了左眼,唯有那只右眼射出逗弄的意味,围着的白色围巾长长的,垂到脚部。


  “你不是说你讨厌女人么?那她是谁啊?”深绿色男子邪魅地笑着走到镧珺,不,蒂斯普罗西恩姆面前,指了指断了气的女实习生,再把手搭在他肩上,顺着他的手臂慢慢下滑。


  蒂斯普罗西恩姆有点不自然地甩开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查彦……”


  “都是老熟人,还叫这个名字干什么?叫莫克萨冷!”自称莫克萨冷的男子拍了拍他,嗔怪道。


  蒂斯普罗西恩姆低着头,一言不发。


  “没关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是阿斯蒙蒂斯大人说的噢。”莫克萨冷拉着蒂斯普罗西恩姆,朝那个叫阿斯蒙蒂斯的魁梧男子走去。


  “嗯,”阿斯蒙蒂斯挤出一声低沉的鼻音,血色的眼眸半眯着,注视着蒂斯普罗西恩姆,似乎有些不高兴。


  “蒂斯普罗西恩姆,”他开口道,“你和瑞迪欧,这个月的工作量没有达标。”


  蒂斯普罗西恩姆低着头,沉默了半晌,才憋出来一句:“对不起,老板…”


  阿斯蒙蒂斯没有理会他的道歉,继续用低沉的嗓音表述着:“医院,本来是最容易收割灵魂的地方,你在里面做实习医生,每天都会接触到几个病死的人类吧?”


  “如果按最差的结果去想,一天一个,或者两三天一个,一个月下来,工作量不说优秀,至少也会达标吧?再说莫克萨冷,赏金猎人这份工作去收割灵魂,都没有医生来的轻松呢,甚至还有被反杀的风险,但她这个月的工作量非常可观。那请问你呢?镧珺医生?你和你弟弟氡氡同学,这个月在干什么?”


  蒂斯普罗西恩姆急促而厚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晚中十分明显。


  几秒后,又多了一种轻微的“咯咯”声——阿斯蒙蒂斯正磨着他尖利的牙齿,这是他要进食恶魔的前兆。蒂斯普罗西恩姆猛地吐出一大口液状金属,紧接着外貌迅速恶魔化……

  

  “阿斯蒙蒂斯大人!请等一下!”一直在旁边的莫克萨冷突然说道。


  阿斯蒙蒂斯带着愠怒和询问的意味瞥了她一眼,表情稍有缓和。


  “我觉得,我们可以再给蒂斯一次机会。”


  阿斯蒙蒂斯难以置信,他死盯着莫克萨冷,想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莫克萨冷并不慌,转头看向蒂斯普罗西恩姆:“蒂斯,刚才一个鲜活的人类就在你身边,你完全有可以收割她的灵魂的能力,而你却没有那么做。”


  “我知道,这令阿斯蒙蒂斯大人非常气愤和不解。但,在我看来……”


  “是你,还没有摆脱前生被异性虐待的阴影吧?造就了你在异性前的怜悯和软弱?是这样么?亲爱的蒂斯普罗西恩姆?”


  这番话如同一把利剑,直接命中蒂斯普罗西恩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的双眼和身体周围分泌出大量液状金属,液状金属厚重的“咕噜噜”的声响,与他的抽泣声混杂在一起。


  “看着我们,蒂斯。”莫克萨冷语气缓了下来。


  蒂斯普罗西恩姆搓了搓眼睛,稍稍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两个男子。


  “你和我,在前生都是被父母虐待的人,总是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最后心理扭曲。我理解你的感受,”莫克萨冷走过去,抱住他。

 

  ”但现在不同了呀。既然我们现在以一个崭新的姿态,以一个强者的姿态重新出现在人间,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放开自己的情感呢?”


  “沉溺于过去的伤痛只会让你越陷越深,要学会拥抱新的人生。蒂斯,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啊,我们,可都是恶魔呀。”


  莫克萨冷偏瘦,但蒂斯普罗西恩姆在她怀里竟感受到熟悉又陌生的温暖,他没想到莫克萨冷还有这样一面……


  “呐,阿斯蒙蒂斯大人,您怎么看?”莫克萨冷又看向阿斯蒙蒂斯。


  “……好吧。”阿斯蒙蒂斯沉声道,“蒂斯普罗西恩姆,看在莫克的份上,我饶你一回。但凡还有下次……”


  “没有下次了噢!对了阿斯蒙蒂斯大人,刚才贝露赛德大人邀您一起去喝酒,您要回去么?”


  “嗯。”阿斯蒙蒂斯还是像刚来那样发出一声鼻音,在眨眼间消失了。


  而蒂斯普罗西恩姆也变回了人类模样,莫克萨冷放开了他。


  “看,大人给了你这次机会,好好努力哦!对了,我想起来我接了个单,再过一会儿目标就要出现了。氡氡也要下晚自习了吧?”


  蒂斯普罗西恩姆,不,镧珺才想起来,他点了点头。


  “那快去吧!他一定非常想见到你。再见,镧珺医生。”莫克萨冷,不,查彦也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只留下他的围巾撕裂空气时“呼啦啦”的声音,以及“学会释怀”四个字。


  镧珺始终没有对她说出“谢谢”这两个字,可能还是没有释怀,或者缓过来吧。


  “学会释怀……”他细细揣摩着这几个字,向氡氡所在学校的方向,走去………


—————————————————————


好家伙都是对话!😅

感觉好煞笔的东西啊,,艹艹艹)

(就有几个私设,比如蒂斯在感受到来自上级的压迫感时会因为害怕而恶魔化,所有恶魔之间可以通过彼此在体内互相传递信息,之类的?

@炒鸡无敌宇宙级二傻 你觉得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