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作业支配の茶烟

哼哼哼-精神不正常的初二牲desu!)

“不喜欢我的歌吗?”

“那再见了。”

(动作有参考)

@Co co 太太的oc💛(!)

应该是上网课最后一更-

明天复课就不常来了(悲)

『生贺文』生日· 舍友

*先祝我家Butter Cup生日快乐~!🎉🎁

*不画贺图了写文了!!!(死去)辣鸡文笔根本没有初二牲的样子!qw

*高中校园Paro

*bug如山(懒得改也不会改—)

*无明显cp向!)极力掩饰)


———————————————————



  Butter Cup这两天觉得,他的舍友们有点奇怪,似乎除了Mintman和Tooth Cup,其他三位总是在遮遮掩掩干什么勾当。

  比如Lemon Glass,以往都是些女生围在他身边转,而现在一堆同学围在他的桌旁,挤得连他人也看不见。

  但Butter Cup并没有在意。

  第二天晚餐后,Butter Cup送Oreo Cup去学校图书馆。送到门口,Butter Cup正准备离去,却被Oreo Cup拽住袖子。

  “怎么了?”Butter Cup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呃…”Oreo Cup突然语塞,几秒钟后终于憋出来一句话“待会儿,你不用来接我了。”

  “为什么?”Butter Cup不解地皱眉。

  “我,我还是想试试自己走回宿舍!”Oreo Cup似乎是很吃力地编了个理由,再不自然地阐述出来。

  异瞳少年愣了几秒,他突然想起晚餐时Jarman说是不让他吃太饱,把他的那份意大利面也吃了。

  在晚风中,Butter Cup注视着Oreo Cup,黄绿色的异瞳透出些许阴森,他一针见血地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什么,真的。”Oreo Cup白皙的脸上微微泛起红霞,极力掩饰着。

  看着Oreo Cup似乎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Butter Cup只能摆手作罢:“算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还有,不要太晚回宿舍。”说着便离开了。

  回到宿舍,还是同以往那样,Lemon Glass坐在床沿保养着他的吉他,Tooth Cup拖着地,Mintman坐床上写着作业。

  “嗨呀!Butter帅哥!你回来啦!”Lemon Glass抬起头,用风骚的口吻朝Butter Cup问候,“小心点噢,Tooth在拖地,要尊重一下人家的劳动成果哟。”

  “说的我好像一直踩他拖的地一样。”Butter Cup嘟囔着。

  他突然觉得宿舍里好像少了一种吵闹声,便问:“Jarman呢?”

  “他被语文科的人叫去了。”Lemon Glass眼皮也不抬一下。

  “哦。”

  虽然表面上这么应答,但Butter Cup心里却不这么想。他默默地复习着今天所学的知识,然后写作业。

  “怎么了啊?看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哦。”Lemon Glass问道,“今天你应该高兴才是啊…”随即被Tooth Cup狠狠瞪了一眼,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没有。”Butter Cup平静地道(实际他的内心已经要把Lemon给杀了)。

  “哎呀真是,那我也不打搅你了大学霸。”

  “去你的。”

  过了一个小时,Butter正写着英语作业,桌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消息提醒的声音,一看,是Oreo Cup。

  “他莫非反悔了?”脑袋里闪过一个想法。

  但Butter Cup所想的并没有看到。对话框里是一道数学题,后面还附上“算一下”三个字。

  他本想着像Oreo Cup这种数学成绩常排年级前几的水平,发给他的数学题肯定是贼难的,没想到数学题竟是一道毫无技术含量的计算题“1225-204+94=?”,这可是连小学生都会做的题目啊!

   Butter Cup顿时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他怀着复杂的情绪打出“1115”这个数字发出去。

  “回答正确。”

  “给你个奖励。”

  “生日快乐!”

  生日?

  Butter Cup看了看手机的日历,11月15日几个字赫然呈现在眼前。对哦,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回头一看,Lemon Glass邪魅地笑着,Tooth Cup的眼神都多了一份温和,连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的Mintman也停下了手中的笔。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Butter Cup开门的一刹那,一个巨大的礼物盒塞进来,同时Jarman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嗨嗨!给你的Butter大学霸!祝你生日快乐鸭!”

  没等他反应过来,Jarman接着说:“这里面是同学们给你的噢,打开康康!”

  这是个绿色盒身、黄色丝带的礼盒,打开盒盖,里面是些笔芯、笔、错题本、练习卷之类的高中生必备物品,甚至还有一些同学没做完的作业和两三张女同学给的情书。Butter Cup苦笑了声。

  “你要感谢我噢Butter~”Lemon Glass插了一嘴,“是我组织他们送的礼噢!~”

  Butter Cup这时才注意到Jarman身旁的Oreo Cup,他淡淡地笑着,很少能见他这样。

  “原来是你们商量好了?”Butter Cup说。

  “这才看出来,连自己生日都能忘,真有你的大学霸。”Jarman拉下嘴角,徉装生气。

  “好啦好啦你们快点进来吧。”Lemon Glass哭笑不得地打圆场。

  进屋后Butter Cup发现,Oreo Cup提着个蓝色小盒子,Jarman看穿了他的心思:“我姐给你做的蛋糕,所以我让你晚上别吃太饱。”

  “你姐好客气。”Butter Cup想。

  打开盒子,是一个小巧的奶油蛋糕,“它可暗藏玄机喔!切蛋糕时用点力。”Jarman小声对Butter Cup说。

  点燃蜡烛,关上灯,温柔的橙光顿时充盈着整间宿舍,伴着舍友们“生日快乐”的歌声,Butter Cup满心感动地吹灭了蜡烛。

  开灯后,Butter Cup请Oreo Cup和他一起切蛋糕,Oreo Cup犹豫一下最终同意了。

  一刀下去,两人同时觉得这个蛋糕很古怪:好硬!切下去感觉嘎嘣脆的那种。两个擅于控制面部表情(面瘫)的少年,此刻表情立刻变得难以言说。

  Jarman和Lemon Glass早在一旁笑翻了,两人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们。

  “我早跟你说了暗藏玄机—”Jarman边笑边说,“蛋糕内胚是黄油曲奇饼干啊!”

  好不容易切下一块,仔细一看,里面真是由曲奇饼干堆成的。

  Butter Cup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真有创意,太谢谢你了Jarman。”(内心: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吃曲奇饼干了)

  但好在曲奇饼干的味道不错,Butter Cup后来也没说什么了。

  “对了Butter!”Lemon Glass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有个东西要给你康康!”说着便掏出手机,在屏幕上乱点一通。

  “?”

  几秒后,他把手机往Butter Cup手里一塞,Butter一看,竟是Chocolla!

  “今天是哥哥的生日,虽然不能和哥哥在一起过生日,但我祝哥哥生日快乐!能够天天开心!!”

  “Matta姐姐在教我做曲奇饼干,等哥哥放假回来,我就给哥哥做很多很多的曲奇饼干!……”

   …………

  Butter Cup整理着作业,突然从一本书中掉出来一张小纸条,捡起一看。

  “阴阳眼,生日快乐。”

  是Mintman的字迹。

  Butter Cup看了眼Mintman的床位,会心地笑了笑。

  “谢谢你们。”


———————————————————


OMG终于写完了芜湖(欢呼)🎉🎉

没想到写了快3000💦😨

好像不太符合现实中的高中男生宿舍)我不管了我又没见过)-

顺便发一张@此用户已死亡 以前画的Butter Cup)


  

  

  

  

  

  

  

  

  

@迷惑小鬼离我远点 的黑白双子!(抱歉我画的好烂qwq)

他们好可爱喔像晴天娃娃(ฅ>ω<*ฅ)!!

(回礼是去水印的图))

终于把小天使的设定给写出来了w!

好喜欢他们(ฅ>ω<*ฅ)

无脑ooc段子]

  晚上,333号宿舍。

  整个宿舍回响着“哗啦哗啦”的翻书声,在这狭小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出和毛骨悚然。

  “嘿,你们,饿了吗?”

  翻书声戛然而止,取代而之的是茶烟充满磁性而又略显阴森的说话声。

  宿舍里静了两三秒,随即响起的是电池带着笑似的答复。

  “饿了。”

  “那走吧,我,也有点怀念那种味道和口感了。”茶烟意味深长地道,“红包你来么?”

  好在红包今天没有那种欲望,她淡淡地说:“不了,你们去吧。”

  “行。”

  随着宿舍门关上的声音,两个冷色系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中。只听见从茶烟头上的吸管里流出的一两滴蓝色毒液,滴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咝咝”声。

  你感到十分不解,红包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细碎地叨叨着。

  “茶烟,每次看完她那堆法医学书籍的其中一本,都会这样。”

  “虽然我很少见她那样做。”

  “甚至她是用什么工具,也不清楚。”

  “她很挑剔,不像电池咪。”

  “感觉,法医这个职业已经被她玷污了。”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满地乱爬)

出场@红包(114514 @冷圈没饭吃真的难 

有ooc告诉我,我紫砂去——)


你好11月)今天好像已经2号了?

必须给你认识一下我的新oc(・ิϖ・ิ)っ